° 悠然『沉迷学习,闭关暂退』

别催更,快考试了
最近要闭关学习一段时间
坑回来再填



春煮清茶秋赏月;夏有凉风冬温雪

繁华不过似烟花

弹指不过如刹那

我愿当歌纵马

生活即便是江湖



莫笑轻舞,为君一生舞



这里君陌,欢迎勾搭
不接受白嫖
喜欢的话可点小红心小蓝手哦
(疯狂明示)

『澄曦』相思入骨-序

◎ABO生子向预警

◎古风架空非原著背景

◎全刀结局be预警

◎剧情狗血人设ooc预警

◎流水账文凭,不知所云预警

◎初灵感来源于bgm 上邪,建议搭配bgm食用更佳

◎作者鸽王,谨慎入坑




 

嫁衣若炽烈燃烧的火焰,猎猎染红了天际。

 

湛蓝的天空渲染入一丝火红,然后如墨浸入水中一般墨染开来,火红的太阳赤焰般将那空灵澄澈染成金黄浅橙亦或是妖艳的火红。

 

街上城内挂满了红绸,一片喜庆之色。

 

敲锣打鼓声不绝于耳,街上喧嚣了一整天,却仿佛仍精力充沛。

  

那华丽的花轿精雕细琢,用上等香木所制,镀一层金,柔顺艳丽的绸缎足以显出轿内坤泽的地位。

一只纤细白皙的手缓缓从那艳红华丽的花轿中伸出,妖娆的红色更衬得那只手白嫩骨节分明,削瘦如同上好的羊脂白玉精雕细琢而成的一件工艺品。

 

轿子里的坤泽弯腰起身,稍微理了理自己身上华丽繁复的衣袍,方才微微垂眸,牵着那喜绸入堂。

 

只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看似热闹,万民欢庆,一片喜气洋洋,只不过成亲的那两个人皆是不情不愿,因各种原因被迫罢了。

 

蓝曦臣微微抬眸,透过红绸半透半掩望向对面的乾元。

 

视野被绸缎阻隔,只隐约勾勒出对方大致的轮廓,不知为何心底猛然升起一点期待,却在这点期待将欲升腾之时被强硬压下。

 

坤泽暗自自嘲一声,终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是,那夜乾元直到后半夜才默然走进了房门。

 

蓝曦臣本以为对方整夜都不会入这房,虽按照严格的作息乏到不行,早已昏昏欲睡,但是形式还是要走的。若不是云深皇室一向规格严谨,自身自制力极强,怕是早就瘫上床了。

 

半眯着双眸,深夜里褪去了白日的喧哗吵闹变得极为安静,只依稀可听耳边几声空灵的蝉鸣鸟喧。

 

静谧之间忽而传来的脚步声突然惊醒了半梦半醒之间的坤泽。脚步声虽放得极轻,可却依旧落在了因自幼习武而五觉灵敏的蓝曦臣耳中。

 

坤泽目光一寒,警惕瞬间提起,正欲开口,忽而对方略有讶异的话语落入耳畔,坤泽难得愣了一愣。

 

“你为何还不睡。”






『文后废话』

一时挖坑一时爽,一直挖坑一直爽( •̀∀•́ )

这是答应瓜瓜挖的坑

真的只是先挖个坑

填坑随缘

『澄曦』雾起-序

◎建议搭配bgm 鱼 食用更佳

◎人鱼梗,巨狗血,双结局预警

◎端午贺文√

◎不知道写不写的完,慎入



冰冷的空气中似乎还混杂着挥之不去的血腥味,由黑白灰三色构成的单调色块组合而成实验室隐蔽藏匿在一处鲜为人知的角落。

 

一盏盏白炽灯的亮光反射入冰冷而单调的实验室,不分昼夜将这里照得如同盛夏午时一般明亮刺眼。

 

连同着气氛也沾染上一分严肃与刻版。


来往的人数并不多,却一个个手中那种研究报告,神情或失望或严肃或带着一分若狂的欣喜。

 

他们的心情心绪仿佛全部被那纸上打印得工工整整的字牵动,失去了原本应有的自己的意识,成为一具空壳。让生活全部的色彩由这一项又一项研究来谱写。

 

在呆板而又无趣气氛中环绕,只在那偌大的池水一处稍微有些看点,在单调中徒添一丝趣味。

 

水花四溅,散开一滴滴圆润晶莹的水珠,在空中映射出点点璀璨的光芒,划过优美的弧度,犹如精美的背景,华丽的点缀,衬托出那道身影的美轮美奂。

 

一双深色的瞳眸恍若辽阔大海映射点点星光,宽容,温和,璀璨而又深沉。

 

如同鸦羽一般的长发浸入池中,便就似那浓墨入水迅速晕染开来,柔软而又飘逸地四散。

 

水蓝色的身影瞬间没入水中,烟火璀璨一瞬繁华刹那般落幕。

 

却也不过片刻,转而已然平静下来,只微微散开涟漪的水面又翻起水花,从清澈的水面上显露出头和圆润削瘦的肩部。

 

他缓缓游向岸边,鱼尾轻轻拍打水面,晕开一片涟漪,或是溅开两三点水滴,水蓝色的鱼鳞仿佛闪烁出荧光,像是夏夜海边萦绕的萤火,将其璀璨而又温柔的光辉发挥得淋漓尽致。

 

湿漉漉的墨发披在身前,额前发丝淌出水滴划过面颊柔和线条,顺着下巴又滴落回到池中。





『文后废话』

大家端午安康啊,虽然已经晚了的说。

能拖就拖,拖到最后一刻的结果就是到现在还没写完。。。。。

脑壳痛ing

先上个序,争取能在下周内把这个坑填完_(:_」∠)_

那肯定是北京烤鸭!

『澄曦』夏日


◎无脑撒糖,毫无逻辑

◎无常识



夏日炎炎,灼热的日光炙烤着大地。

 

清凉的微风也捎卷入了一丝炙热的热意,树梢的蝉鸣不绝于耳,茂密的枝叶层层密织出一片树荫。

 

天还是那么湛蓝,时而有几朵洁白的云拂过,或是几只结伴的大雁飞过。

 

蓝曦臣轻叹了口气,台上老师因为天气闷热而烦厌的讲解着课文,富有感情的语气也变得有些沉闷焦急。

 

蓝曦臣有些出了神,其实倒也不是因为老师讲解的繁杂而晦涩,虽然有一小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天气闷热而导致。

 

但是正真的罪魁祸首十分简单粗暴的。 

 

他今天早上没吃早餐。

  

现在有些头晕目眩,闷闷的,呼吸也有些沉闷,脑袋昏昏沉沉的很不舒服,实属是让他听不进去老师所讲述的内容。

 

这是今天上午最后一节课,熬过了这节课就可以去吃午饭了。

 

思及如此,蓝曦臣忽而松了口气,沉闷的心思也舒缓了一点。

 

蓝曦臣患有低血糖,今天早上实在是因为赶时间所以忘记吃早餐了,虽然不算是很严重,但是饿着低血糖的感觉那真的不是一般的难受。

 

可能天公是真的不爱做美。 

 

“蓝曦臣同学,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不算太难,快下课了,老师似乎是想赶紧将这一课时上完,不想耽误时间,将提问环节敷衍了事,点了一位成绩好的同学。

 

蓝曦臣愣了愣,身体比大脑快一步忽而站起,突然快速从坐着变成站着的状态,大脑血糖供给不足,腿软,面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

 

蓝曦臣最后只听见一阵暴动和惊呼还有老师着急的声音,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度醒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学校医务室的天花板。

 

“醒了。”

 

蓝曦臣感觉这身影很熟悉,但是一下子居然还没想出来这是谁。

 

转眸望去声源处,蓝曦臣忽而愣了愣:“你怎么……”话还没有说完,味蕾忽而接触到了一颗什么甜腻丝滑的东西。

 

是巧克力。

 

“我下课之后去找你,你同学说在医务室,我就赶紧跑来了。”江澄解释道,语气和神情淡定的不像话。

 

但是蓝曦臣却听的有些心虚,明白人是生气了,连忙道:“我今天早上走的太急,忘记吃早餐了。”

 

“自己患有低血糖不知道吗,再急也不能不吃早餐。”江澄的面色一下子就沉下去了,语气也变得有些强硬,染上了一丝怒意。

 

也没有多久,还没等蓝曦臣说话,江澄又深吸一口气,先道歉道:“抱歉,我语气有些强硬了。”

 

蓝曦臣一双明亮的双眸弯了弯,恍然一轮明月,散发着皎洁的月华。

 

“没事。”

 

只见江澄忽而起身走至一边,将不久前刚刚买的三明治取出递到蓝曦臣面前:“先吃这个垫垫肚子吧。”

  

“嗯。”蓝曦臣笑眯眯的接过江澄手中还热乎着散发着香气的三明治,这对于他这个一上午没吃东西的人确实是诱惑。

  

  

“以后不可以不吃早餐。”

 

  

 

“知道了。”





『文后废话』

梗和标题来自于@山有木曦. 

我文笔真的开始退步了,写篇无脑甜都这么费劲

『澄曦』烟雨行舟

◎流水账预警

◎日常不知所云

◎建议搭配bgm烟雨行舟食用更佳





江南水乡,烟雨蒙蒙。

 

细雨绵绵之间朦胧景色如一幅细腻的水墨画。

 

清澈如水镜一般的天上飘然着洁白云彩,偶尔几只大雁飞过,缀上一丝闲适的生机气息。

 

清澈的湖泊河江间连绵的大小船只来往不断,喧嚷的人声鼎沸,水镇古朴大气的建筑无一不显出江南的繁华。

 

此时正值初夏,不少湖内已有粉嫩含苞的小小荷花开在其中。

 

微凉的清风拂过,在这还不算甚为炎热的天气之中也难得一分闲适。

 

只是这人声鼎沸虽热闹非凡,也尽显出一片繁华,可对于喜欢清静的人来说却是有些扰乱心绪,让人心烦。

 

泽芜君便是这么一位喜欢清静的人。

 

自幼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待在云深不知处里,因那让人发指的数千家训,许多弟子连说话声音稍微大那么一点也不敢。

 

有些为了不违反家训,说错什么话,小心翼翼的索性连多余的闲话都干脆省去。

 

除了静还是静。

 

静到让人发指的那种。

 

云梦不同。

 

说好听点,少年少女们潇洒恣意,敢说敢做。

 

说难听点,喧哗吵闹,让人头秃。

 

江澄一向雷厉风行,各位江家子弟虽然因为江宗主的威名和威压而收敛许多,但是江澄毕竟只有一个,宗务和各种需要处理的事务压着也实在是有些分身乏术。

 

各位江家少年少女们对于这位早已如雷贯耳的泽芜君自然是好奇的很,听闻泽芜君风光霁月,笑容暖度春风,便想一睹真容。

 

对于江家弟子的过于热情,蓝曦臣便是又开心又有些烦恼。

 

简单粗暴来说。

 

开心的是大家能接受他。

 

烦的是他们太烦了。

 

整天耳边的声音不绝于耳,就是难得寻得一点清静耳边也仿佛有嗡鸣之声。

 

蓝曦臣简直怀疑自己再这么下去耳朵要废了。

 

然而这一片的湖畔半晌都没有一只小船路过,周围的人群也不知何时都已退去,耳边喧哗被一声声清脆的鸟鸣与蒙蒙细雨落于水中的声音取代,倒是难得的清静了。

 

偶有微风拂过,轻轻拨开密密的荷叶,细雨如针般落入湖畔内,惹得水面泛出一圈圈浅浅涟漪,稚嫩含苞的荷花掩于宽大的荷叶之中,风拂过时才小小的探出一点粉嫩。

 

虽无盛夏间盛荷的灼灼其华,但初生之荷也别有一番韵味,细雨朦胧之间美的不真实。

 

此刻只这一条小船悠哉悠哉的缓缓行于这烟雨之中的湖畔之上,颇为悠闲自在,清闲自在了。

 

泽芜君悠闲的坐于船内,望着船外的景色轻轻抿唇一笑。

 

其实说实话二人也没有说什么过多的话,气氛却不仅不觉得尴尬,反而还有些升温的趋势,一举一动都有着惊人的默契。

 

泽芜君含着笑意望着那湖中依旧优哉游哉划水的鸳鸯,竟忍不住轻轻哼起一段轻快的小调。

 

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雨中的江南别有一番韵味,那是一种与姑苏不同美。

 

这场雨连绵不绝,虽下的也不算大,可从早上一直到现在也一直没有停过。

 

天色渐晚,湛蓝的天上晕染上一层暖色,夕阳光照之下更显柔和,也该回去了。

 

街上行人稀疏了不少,暖光之下行人来去匆匆,哪怕雨下的不算太大,打着伞也依旧有些狼狈。

 

这边却显而不同。

 

雨中,街上,夕阳里,二人执着一把伞悠闲的走在其中。

 

暖光之中时而还有一道轻微的笑声伴随着那两道渐行渐远的身影。

 

和那一双相执着的双手。








『文后废话』

日常不知所云√

我写完了才发现他俩居然一句话都没说,这是什么人间迷惑。

嗯,我回来了

 

暂时不退圈了

 

之前那个群已经解散了,来这个群吧。

 

群号:946562721

 

群内可聊天√

 


『澄曦』溺爱-壹



◎高甜无虐

◎abo


 

日光从城市的地平线上升起,一抹暖黄的日光缓缓撤散了浓浓的夜幕。

 

月光渐渐随着夜幕的消散而褪去,悠悠落入地平线之下。璀璨的星辰不知何时被掩住了点点星光,隐入云层之中。

 

曦光透过缥缈的白云挥洒而入人间,将人们从沉睡中轻柔唤醒。

 

鸦羽般的睫毛轻轻的颤了颤,温柔的曦光透过玻璃铺在那一席洁白若雪的床铺上,让床铺也染上了一丝柔和的暖橙。

 

许久那双眸才缓然睁开,初醒尚还有些茫然带着丝丝水雾的双眸有些呆滞的望着前方,从雪白的被里伸出一双纤瘦的手,轻轻揉了揉双眸,又打了个哈欠。

 

困,还是困。

 

蓝曦臣困意沉沉的半磕着双眸,瞥了一眼身侧,果不其然昨晚睡在这里的人早已按照严格的作息起了床。

 

微微轻叹出一口气,翻了个身将自己埋在暖绵绵的被褥与软乎乎的枕头里,只露出半个脑袋。

 

昨夜堪称疯狂的性事似乎如同抽丝一般缓缓抽去了自身全部的力气,虽然还是按照生物钟准时醒了,可现在实在还不是困的很。

 

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使不上,酸软似乎布满了全身的神经,让他想起也起不来。

 

微眯着双眸再叹出口气,索性也什么都不想,也不管了,继续将自己埋在被褥里睡。

 

过了许久,才见偌大寝室的门被人缓缓打开,动作刻意放的很轻,似是像怕惊扰了床上躺着的人一样。

 

蓝曦臣此刻脑子正昏昏沉沉的,一向警觉的他半醒半梦的恍惚中竟然没有感觉到那刻意放慢的脚步声。

 

江澄今日难得换下了一袭规格严肃的西装,而穿上了一件便服,清爽的衣衫搭配上难得松懈下来的神情。消减去了平日里的几分严肃与戾气。

 

江澄静静的望了一眼蓝曦臣,缓步走到床沿,轻轻摇了摇对方。

 

蓝曦臣因为突然被人摇醒了而忍不住微皱了皱眉,正想着是谁会扰他清梦,有些不情不愿的睁开那双有些沉的眸。

 

这一睁开便十分诧异,忍不住抬起手又揉了揉双眸,带着水雾懵懂的明眸配上那堪称玉雕的面容十分可爱,仿若看一眼便会沉溺其中,将整颗心都融化了去。

 

江澄望着床上的蓝曦臣,微微一愣,便又马上反应过来,微抿了唇,语气不知为何变得有些别扭:“先起来吧。”


蓝曦臣还是有些懵,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平日里一个月次数见面都屈指可数的江澄居然会有闲心来叫他起床?

 

还有那衣服。

 

不是说不好看,不止不是不好看,而且修剪得当,很称江澄的身材,看起来确实还是非常不错的。

 

虽然依旧是名贵的,只是便装终究是便装,肯定是不能上台面,总不能穿这种衣服上公司开会吧?

 

难道他今天不去公司?

 

蓝曦臣忽而感觉更加疑惑了,觉得自己是真的看不懂面前这个人。

 

不是,公司里那么多事情他还有闲心给自己放一天假?




『文后废话』

某退圈写手的诈尸更新

这是之前答应群里的百粉福利

退圈了我还要写文容易么我

拜托各位不要点关注了,我可不想弄个两百粉福利

【澄曦】念爱-上

总裁boss澄x甜品店老板涣

超级神助攻凌




“我不管,你答应过我的,今天是我生日,你必须陪我去吃甜品。”

 

面前小小少年撇过头,倔强的道。

 

江澄头疼的望着面前的少年,但奈何确确实实他是答应过金凌在他生日那天陪他去吃甜品,本来日程并没有问题,他还是可以在百忙之中抽出几个小时的时间的。

 

只是突然猝不及防行程突然发生了改变,时间很急,来不及改档。奈何对方还是与江氏集团并肩的蓝氏,不可能现在推掉会议。

 

“下一次再陪你去好不好。”江澄叹了口气,无奈的望着咬牙不看着他的金凌。

 

“下一次下一次,你总是说下一次,哪次你真正的陪我过过生日!”

 

金凌带着怒意对江澄吼了这一句,便一头扎进了房间里去,恶狠狠的故意将门摔出很大的响声。

 

江澄眉忍不住跳了跳。

 

这小子是想把门摔坏不成?

 

刚想出声,只见这时一道手机铃声传来,是秘书打来的。

 

接听了电话,无非是提醒他时间快到了,无奈对偌大的房里说了一句:“晚饭你自己解决叫外卖解决吧。”

 

江澄说了这句话后便匆匆出了门。躲在房间,扎在软乎乎枕头里的金凌听着急匆匆的脚步声,哼了一声,伸手一抓,将一个枕头扔后面的墙上。

 

然后他又气呼呼的滚来滚去,将刚刚理好的床被弄得乱七八糟。

 

对着天花板龇牙咧嘴的道:“什么啊!明明答应过我要陪我去甜品的,又说话不算数!”

 

突然金凌又一下子翻起身:“不陪我就不陪我嘛,我找蓝叔叔玩儿去!”

 

刚要出门的时候,却还是犹豫了一瞬,龙飞凤舞的给江澄留了个字条后金凌潇洒的拿着自己的小钱包蹦蹦哒哒的跑出门去了。

 

江澄回来时没见着金凌,忽然慌了一瞬,直到看见那张字条才松了口气。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金凌这天很晚都没有回来,江澄眉头跳了跳,正在忍不住暗骂一声要出去找金凌的时候,金凌才终于面上仰着笑容敲开了家门。

 

江澄皱着眉望着金凌,目光不善,很明显是让金凌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金凌心虚的塌下面上的笑容:“我去吃甜品了。

『all曦』囚爱-叁.上


日上枝头,一年间最炎热的时候渐渐到来,好在姑苏是一处避暑圣地,哪怕炎夏风也依然带着一分凉爽。

 

虽说是如此,但还是热的,虽不像山下那样热的连出去都不敢,却也起码比之前热上不少。

 

蓝家校服内绣极为复杂的阵法,却是用来抵挡沾染灵力怨气的火焰热气之内的,对于自然天气还真是无法。

 

别的不提,守山门的弟子可就真是苦了。早晨轮班的也还算幸运,虽热太阳也不算大。

 

午时轮班的可就惨了,站在山门下晒着大太阳,还不能离远或是乱了仪态。若是就这样在门口站上一两个时辰,简直比罚戒尺还痛苦,谅谁受得了。

 

就在守山门弟子快绝望之际,终于有人来了。

 

清河聂氏宗主聂怀桑坚持不懈每月必来一次,哪怕每次拜访都是不得而归。

 

蓝老先生也只能无奈在百忙之中抽出一点空闲时间来招待这位。聂怀桑笑眯着双眸,手中执着一把绘着栩栩如生花鸟的纸扇。

 

后面家仆汗水布了满脸,气喘吁吁的拎着上好药草和已然绝世的孤本。

 

蓝老先生微微叹气道:“聂宗主,家侄闭关,何人都不见,恐您又要白来一趟了。”

 

聂怀桑轻摇几下纸扇,唇角依旧牵出那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曦臣哥哥自观音庙一事后打击很大,会消沉是一定的,但是还望老先生能帮忙开解曦臣哥哥。”

 

蓝启仁抚着花白的胡须摇了摇头:“老夫作为曦臣的长辈,没有道理不帮忙开解。只是曦臣将寒室上了结界,不见任何人,恐是要闭关一生,老夫也无能为力啊。”

 

聂怀桑讶异道:“曦臣哥哥将寒室上了结界?”

 

蓝启仁轻轻点头,聂怀桑又忽然道:“族中事务全靠蓝老先生处理,也是辛苦了。”

 

蓝启仁启唇,却只是道了句:“不过一点宗务罢了。”

 

二人又相谈几句,聂怀桑才离开,依然是遥遥向寒室望了一眼,默然离去。

 

因为只是遥遥一眼,而正好错过了那道朝着寒室走去的黑红身影。

 

那道身影手中提着一坛还未开封的天子笑,开了寒室的门,向屋内走去。

 

入屋内,入眼帘的便是一道清瘦的身影,一袭素衫,未有花纹点缀,却朴素清雅。那双纤细的手执着一只笔,好似在纸上绘着什么。

 

听到寒室门响,蓝曦臣身体一顿,无意之间手一抖将刚刚画好的一片金星雪浪花海划了浓重的一笔。

 

墨水瞬间在纸上晕开,弄出了一块不和谐的污渍。

 

蓝曦臣无奈的皱了皱眉。

 

魏无羡拎着天子笑走上前,见着的便是案上的那副金星雪浪图。

 

手微不可查的握紧了片刻,又忽而松放松力道,将天子笑放在案上。

 

“说起来我还从未与蓝大哥喝过酒,今日来此,便就是想与蓝大哥讨教一二。”

 

魏无羡风淡云轻一般说出这句话,双眸却直勾勾盯着那副金星雪浪图,不曾挪开片刻。

 

蓝曦臣启唇,似要说什么,话却像卡在喉间一般,怎么吐也吐不出来,只是又不动声色将天子笑推开:“蓝某不胜酒力,魏公子怕是讨教错人了。”

 

此番推却的话语在魏无羡耳中却突然变得讥讽起来,也没由的多出一分怒意。

 

“哦?是吗?”魏无羡突然拿起天子笑的坛子,一手掀开封盖,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

 

还未等蓝曦臣有何反应,魏无羡便就含着那口酒吻了上去。

 

蓝曦臣双眸顿时微缩,情急之下只好死咬住牙,魏无羡皱了皱眉,伸出舌生生将对方牙关撬开,将酒渡了过去。

 

那浓烈的辛辣味入喉,

『忘追曦』荒唐事-上

注意事项


◎忘曦追曦三角恋

◎有追曦车

◎abo向





 

近来修真界似乎有些过于太平了。

 

魏无羡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吹着口哨,惬意的听着楼下说书人滔滔不绝的声音,如此想道。

 

无意之中瞥了一眼身旁端坐于案前品茶的蓝忘机,终于忍不住问道:“唉,今年我们回云深不知处,你就没什么话想和蓝大哥说吗。”

 

蓝忘机手微微一顿,却也不过稍微顿了一会儿,便又端起茶杯微抿一口:“何事。”

 

“就是有什么心里话,特别想说的那种。”魏无羡一脸期待的望蓝忘机。

 

“并无。”

 

蓝忘机的回答却不尽人意,让魏无羡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算了算了,古板就是古板。”

 

蓝忘机转眸望向魏无羡:“坐直。”

 

“是是是,蓝二哥哥,我听说思追好像分化了。”魏无羡将翘起的二郎腿放下,调整了下坐姿,才勉强算是看得过去。

 

蓝忘机微微点头:“一月前兄长来信,思追分化为了天乾。”

 

魏无羡刚想点点头,思及什么又觉得不太对劲,想了想才忽而恍然,瞪着一双桃花眸望向蓝忘机:“哎不是,一个月前?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早点说。”

 

“没问。”

 

“……”

 

你说话是只会说两个字吗?

 

魏无羡心中腹诽,撇撇嘴抓起案上的茶杯一口将其杯中茶水饮尽。

 

 

热……好热。

 

蓝曦臣痛苦的伏在案上,宗卷与笔墨纸砚全都撒了一地,相对之前整齐的无可挑剔的寒室显得格外凌乱不堪。

 

蓝曦臣半眯着双眸, 纤细的五指抓着案沿,神情痛苦不堪,柔和的五官似要拧做一团,如瀑发丝柔和地铺撒于胜雪白衣之上。

 

衣衫与鬓发皆因痛苦挣扎而变得有些凌乱,任谁也想不到面前扒伏于案上挣扎之人是那风光霁月的泽芜君。

 

脑海中的意识似要被那突发欲火的一点点蚕食而尽,迷迷糊糊之中,蓝曦臣咬破下唇,那点痛楚勉刺激神经,换回了一些意识。

 

微微喘着粗气,摸索了一阵,蓝曦臣咬牙,以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微颤着手从一边的暗格中翻出了一枚戒指和缚仙绳。

 

拇指顺着那戒指繁复的花纹旋绕一周,蓝曦臣的身体缓缓化作光晕,如同秋夜萤火一般,缓缓聚集与那戒指中央的一颗小巧宝石之中。

 

连带着蓝曦臣身上的那缚仙绳。

 

戒指之中的物品多半皆为虚拟之物,只有个形状罢了,基本是没有什么灵力的,也自然是束缚不住他。

 

这次情汛突发,来的着实凶险。

 

此时,蓝思追正抱着一堆宗卷向寒室走去。

 

虽蓝曦臣是宗主,但毕竟还是一位地坤。乾坤有别,蓝思追身为天乾进地坤的卧室究还是不妥。

 

蓝景仪身为蓝曦臣亲传大弟子,且前不久分化为了地坤,这种杂事本因由蓝景仪做的。

 

只不过正好轮值出了问题,蓝景仪要去带几位弟子下山夜猎,虽确不是什么难缠的邪祟,但路途遥远,终究分身乏术,权衡一番,只能将整理宗卷这一事务暂交于蓝思追。


蓝思追正要摇摇头无奈一番蓝景仪的粗心大意,推开寒室的门却忽而闻一道浓香软腻的兰草芬芳传入。

 

作为天乾蓝思追立马警觉到了不对劲,先将手中宗卷放到地上,脑神经迅速运转起来。

 

这屋内并无人,到底如何来的信香。

 

寒室作为宗主的寝室,也不是谁都能进来的,如此说来……

 

听闻泽芜君的信香便是君子兰。

 

蓝思追立马一惊,抬眸环绕寒室一周,却越发感到奇怪了。

 

屋内除了案上和案前有些凌乱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不对劲的地方。寒室虽开阔,也没有过多摆设,放眼望去有人一眼便能看出。

 

一位正值雨露期的坤泽,怎么可能突然跑到外面去。







『文后废话』

阿婳的脑洞√

@一曲清酒【开学佛更】 

脑洞请戳我 

下一章开车_(:_」∠)_